【心情】2022年最后两个月的随想

本文胡乱写写今年最后两个月的一些感想


今年无疑是我见过的最魔幻的一年了,而最后两个月无疑是最魔幻的两个月。


学业还是一团糟,并没有看到明显的好转征兆。

毕竟自己有没有尽力去学习嘛,我还是心知肚明的。

有幸在朋友圈见证了三四对情侣的出现,衷心期望他们能够长久……

而我,一个土木系整天混日子的学生,已经连Gal都没推下去的欲望了。

是无欲无求吗?不是,是追求完美而不可得,索性摆烂到极点的选择而已。


格局放大一点——和平的冬奥一派盛世气象,俄乌的硝烟点燃内外纷争。

从闪击战、大撤退再到现在的僵持,俄乌两军估计能把乌东变成新的克什米尔。

从上海封城到唐山事件,从全国大会到政策转向,国内的政策、社会、经济都在剧变。


上海封城两个多月,对经济大局的影响难以估量,据说结束后甚至有不少资本外流。

唐山事件则由于地方的不作为,导致舆论风波不断扩大,引起了太多不必要的猜疑。

全国大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从稳定了好几个月的AZ扶墙被不断封IP就能看出来。

政策转向……准确说是全国抗疫政策转向,是双十一“二十条”发布之后的事了。


11月大事简记:

一场西北的火灾

一位伟人的逝世。

12月随手小记:

一是转向中的乱象;

二是核聚变的进步


无法忍受就选择不再忍受。

但这是否正确——还是有待后人评说。

愿逝者安息,愿山河无恙。

愿走出这个发热的冬天,便是岁月静好。


注释1:老美核聚变的惯性约束路线实现Q>1,不过各路大佬已指出了其局限性。

我在这提到它,只是一心期许:无限能源的未来,但愿大同的乌托邦能真正存在……

“【心情】2022年最后两个月的随想”的3个回复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